top of page
搜尋

WE MET IN GOD'S LOVE啓航



啟航

在香港機場跟媽媽告別後已有兩個半月,踏上人生的下半場,在一個陌生的國度重新開始,我沒有感到半點的惶恐,反而帶着些許的興奮,在平靜如水的流光中,步進了紅楓國的新生活中。本來打算先到多倫多踫一下運氣,卻因為一位中學同學Alan提供的免費風帆體驗機會,延遲了出發日期。11月初的多倫多應該很冷吧,闊別了四十一年的中學同學Alex,又一直在催促著要我去溫哥華那邊找他,但我東西還沒收拾好,萬一要帶著四、五箱行李,出了機場之後過幾天再去多倫多,會不會好麻煩呢?心裡盤算著各樣的安排,納悶得在出發前朋友的餞行約會都推掉了,當然我也擔心出外萬一確診了,會影響了出發日子,也白花了機票錢。靈光一閃之間,我上網查到去溫哥華的直航機票大概是港幣四千多,從溫哥華飛多倫多的單程機票是二千多,比從香港轉機到多倫多的機票更便宜一些,不過我還是怕麻煩的人,既然自己都想著要在加拿大不同的城市分別感受一下,那先到那裡不都是一樣嗎?這樣我更可以省一筆機票錢留著備用…


相遇

出發前,在溫哥華的中學同學Alex說可以給我多住一陣子找工作,他的侄女Sharon正好也以OWP剛到溫哥華半年左右,正住在他家裡,說我到時可以跟他聊聊取經。原來這位老朋友,已經將我性別重置經歷若數家珍地跟他太太和侄女介紹了一片,雖然我們有這麼多年未見,但他應該是從網上的報導中,了解到我的為人並不介意,亦事實上如不這樣介紹,也不知道從何說起他這位男校畢業的同學是一位女生,想起來我自覺有趣!他還說Sharon有一位當地朋友很想認識我云云…

抵加第四天是禮拜天,Alex說他和太太會去天主教堂,我們讀的是天主教中學,好多同學都在那裡信主,不過我後來卻因某些經歷進入了基督教,所以我來加拿大前也想著要考察一下,期望從中能夠找到一家能延續我信仰生命歸屬的教會。其實當天我還是有點沒有完全將時差調節過來,不過當Sharon問我想不想去教會時,我一口就答應了,他說朋友Tess會開車過來接我們去。Tess和他丈夫Ellis接過我們後,就開車到一間他在網上查看過的教會,而他的目的,卻是為到探究在加拿大聯合教會接納並支持同性婚姻的立場下,其華語崇拜是否會有一致做法,如不,到底是基於什麼原因,而其友善程度又會如?崇拜後Tess表現得非常友善地去找當中服事的同工去尋求答案,但最後的結果卻令人失望。不過,這也讓我和Tess各自在心裡更加相信我們的召命,要成為華人教會與同志群體的橋樑,成就主耶穌基督同一的愛在這片土地上,讓華人同志得到公平對待而活得更好!


立約

之後和往後的兩個月裡,我們相約見了好幾次面,交換了各自在信仰的啟迪,並與同志群體相遇的前傳,Tess夫婦經常帶我去不同的地方遊覽,也順道作考察,三個人一心仰望著主所交托的未來事工與可能性。前幾天,我們在一片陰霾的細雨下,開車到了海邊的一個角落,同心禱告與主立約,並正式開啟這次夢幻之旅,因為上帝才是這個事工的CEO。Ellis在禱告後問我們剛才有沒有看到在灰濛濛好天空中突來的一片曙光,我說沒有,我呆望著遠方,想起三個多月前在香港教會聚會中,我的好朋友Paul,一位從加拿大過來的弟兄,囑咐我到了加拿大之後就找機會建立同志服務機構,說那邊沒有什麼服務華人的同志組織,政府雖然十分支持,但卻欠缺懂得做的人材。我和Tess一家人都來自於香港,但彼此不曾在生活上有所交疊,在兩個不一樣的世界裡經歷了數十載,卻在主的恩福秋雨及帶領下,抱著同一個夢,緣聚於此…


3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